银雪碧霄

我愿以此生春秋岁月,献给心中挚爱的你。——梦溪石《步天纲》

【瑞金】中子星碰撞⑴

星际旅行者瑞×(?)金

两颗中子星发生碰撞时格瑞正在飞行器中休息,而飞行器,在中子星相撞的夹缝间。

会发生这种事情其实也不全算是意外,人人都知道那两颗中子星快要碰撞了,没谁敢去选择夹在两颗中子星之间的航道。而格瑞大概是为了节省时间,选择了这条没人敢走的航道,会出现这种事的确也不能称作意外。

说来也是奇怪,这两颗世纪初还远隔数十光年的星星一直在以飞快的速度靠拢,而且丝毫不受其他星球的引力影响,也不会影响它们的运行轨迹,就像这两颗中子星存在就是为了与对方撞在一起一样。

被剧烈震荡晃醒的格瑞只觉得眼前极亮,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识。

「这下不只是耽误时间了。」

————————————————————————

再清醒时格瑞感觉自己身上有些烧伤,不过都不严重,还被人简单清理过,除此之外甚至都没有骨折,光看伤势很难想象他居然近距离感受了中子星碰撞。

格瑞抬起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景色竟是如此熟悉:灰色的土地,深蓝色的草木,几乎看不出的大气层…和背靠着的大门。

种种迹象都在告诉格瑞,这是在“故乡”上。

“故乡”不是格瑞的母星,是母星爆炸后他迫降的小行星。这个直径不足四百米的小行星完全不像是个宜居星球,但事实是这里不仅能生长植物,甚至还有一个人为建造的生活基地。

当时的格瑞也是因为飞行器损坏才迫降在这个星球,不过当时他醒来是躺在基地的医疗室里,伤势虽然要比现在重的多,但都被包扎好了。幼年的格瑞虽然懂的不多,但也知道是有人救了自己,可一直到他在这个小行星上养好伤、转遍了整个星球、通过基地里的资料学习了不少知识、用通讯器与外界联络、最后离开的几年中,也始终没有见过自己以外的其他人。而离开后的格瑞想了很多办法也没能再这里,没想到再归来又是因为飞行器损毁。

“你终于醒啦!”远处跑来的金发男孩脸上充满了关切,“见到你时你就在昏迷,飞行器也坏了,我见附近只有这里能落脚就把你带到这里来了。”说着还用摸了摸格瑞的前额,好像是为格瑞没有发烧,又好像是为了即将说出口的话笑得一脸灿烂,“我叫金,很高兴认识你!”

【瑞金】格瑞吃🍎原来会削皮

*谜一样的脑洞
*是发生在凹凸大赛金还没到时的事
*ooc什么的肯定会有的

“快!趁他还没恢复干掉他!”从草丛里跳出来的人对着自己的同伴大喊,并召唤出元力武器向格瑞冲过来,随后从草丛里跳出来的人也一样冲了过去。

格瑞看着这群冲过来的人皱了一下眉,虽然现在他能解决掉这些人,但解决完他们之后再有什么就不好办了。
于是格瑞冲着那群人一个横斩击倒了为首的几人,然后飞速离开。

疾驰了一会儿,格瑞感觉后面没人跟着了,便停下了脚步。周围的果树告诉格瑞已经远离了刚才刷怪的地方,也已经摆脱了那些人。他查了一下自己的积分,刷完之前那波怪让他的排名又提升了几位,但后一名和他的差距也不是无法望其项背。

仅仅是刚才的奔波倒不足以让他感到劳累,但进入凹凸大赛以来每日除了要刷积分提升排名,更要随时提防刚才那样的偷袭,即使是格瑞,也不免有些疲惫。

凹凸大赛果然危机四伏,还好没有让金跟来。

想到金,格瑞叹了口气,虽然那个爱笑的傻子现在还没来,但看自己走时他那坚定的样子怕是一定会跟来的。这么想着格瑞断绝了用积分兑换食物的想法,积分还是多攒些升级吧,先把实力升上去才好保护重要的人。

关闭了积分界面,格瑞看了看周围的果树,这种树在登格鲁星也有,金还经常上树将上面的果子摘来吃,他自然也没少吃。格瑞三两下窜上了树,摘了几个果子并顺便在这棵足够大的树上找了个地方隐蔽起来。

果子是随手摘的,但红彤彤的果皮表明它们足够成熟含有许多糖分。可一想到这里是凹凸大赛,格瑞突然觉得就算是图个心理平安,这果子还是削了皮吃吧。

削皮工具自然是元力武器烈斩,刚才还是用它砍怪打人,这会儿却为了削果皮把它召唤出来,而且格瑞一点也没有觉得这是在大材小用,一手握着烈斩一手拿着果子,没一会儿便将果皮薄且宽窄均匀的削了下来。

要是金看见自己要削果皮又要大惊小怪了吧?脑子里刚浮现起这个想法,格瑞又摇了摇头,金大概会对自己削下来的果皮更惊讶吧。

————————————————————
不重要的事:

脑洞来源于去同学家玩时阿姨让她给我削个苹果(反正后来这个文跟最开始的脑洞也没什么关系了)

烈斩被召唤出来削苹果内心是很不满意的

🍎其实不削皮也没事的,并没有参赛者去对果林下毒(没错我只是单纯的想让格瑞削个🍎)

基本看不出来瑞金我都不好意思打瑞金tag

@舒云🌊 本喵说了这个月会发出来就肯定会写完的

【瑞金】一个决定出门的早晨

现代 pa
放寒假的18岁瑞×16岁金

格瑞睁开眼的时候还不到六点,距离闹钟开始响还有半个多小时。

不去叫金的话,恐怕之前和他约的今天去图书馆写作业将会因为占不到座位而泡汤。这么想着,格瑞从被子里出来,迅速的洗漱之后出门买了两个人的早点,在六点半闹钟响起的同时推开金卧室的门。

从外面回来的格瑞手还没缓过来,看闹钟对熟睡的金毫无作用,便用冰凉的手袭向了金的脖子。“嗯。”金不满呢把脖子缩进了被子,明明醒了却不睁眼,用还有一点模糊的声音抱怨着,“干什么啊格瑞。”

“今天要去图书馆写作业。”格瑞知道这个时候的金虽然醒了,但依然能秒睡过去,“我买了两份早点,在厅里的桌子上。”

寒冷的天气好像会使人对被子的依赖度大大增加,金把脑袋全缩进被子里,“我再睡十分钟嘛!”

“不行。”回答他的是坚定的拒绝。

“我就再闭五分钟眼,刚睡醒眼睛涩涩的。肯定不会睡过去!”金试图睁开眼朝格瑞卖个萌,但因各种原因而失败。

“就五分钟。”知道金在做出这个时间保证的时候就已经下了要起床的决心,格瑞便转身出了金的卧室,在去客厅的路上顺便从自己的房间里拿了本教材解析。

当金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到客厅时,格瑞扫了一眼表,刚刚六点零八。

吃完早点还不到六点半,两人穿好外衣、系好围巾,在确保对方不会被冻感冒后便出了门。

“格瑞你带钥匙了吗?”刚关上门金就问格瑞。“带了。”格瑞把钥匙从口袋里拿出来晃了晃。

“嘿嘿,我也带了。”金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然后拉起格瑞的手向图书馆走去。
——————————————————————————————
因为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所以写的十分短小。。。

【瑞金】芦荟开花

现代pa
放假期间的 18岁瑞×16岁金
*并不是所有芦荟都长得像格瑞的头发
*ooc肯定是有的,文笔不好请见谅
*芦荟花也是花啊应该不算跑题。。。吧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正文开始

“格瑞,芦荟是不是快开花了?”金说的是前两年买的盆栽,当时这株小芦荟最长的一节被人折断了,像极了格瑞的头发。金说它跟格瑞有缘,非要买下来。

小芦荟在两人的精心照料下(姑且算是两人一起照料的吧)茁壮成长着,还在两三个月前长了花苞,与格瑞的发型越发的不像了。

“可能是吧。”格瑞把目光从五三(和金)上分出一眼给那盆芦荟,发现它的确离开花不远了,“但你的作业还没写完。”

“别这样嘛格瑞。”金扁了扁嘴,撒娇着说,“芦荟开花诶,我还从来没见过呢!”然后他干脆丢下笔跑到芦荟旁边,一个花骨朵一个花骨朵的看过去,像是在抱怨:“它怎么还不开花啊。”

其实早在芦荟长出花苞的时候金就上网搜过芦荟花的图片了,基本是什么样的芦荟花都见过了,但他显然对自己亲手养起来的花更感兴趣,尤其是在发现这个芦荟花的花骨朵是跟自己头发颜色一样的金黄色的时。

看来暂时是写不了作业了。格瑞放下笔,拿起手机搜索芦荟,并把百科上的东西念了出来,“芦荟,属多年生草本植物……”

“格瑞格瑞,你看这个,你跟芦荟还是很像的嘛!”金突然把自己的手机举到格瑞面前,显然金也上网搜索了芦荟,但明显跟格瑞看的不是一个界面。

格瑞大概扫了一眼,发现金看的是写芦荟花语和传说的一个专题,金让他看的正是芦荟的花语:芦荟,就如其本身一样,象征着洁身自爱,不受干扰。

“怎么样啊格瑞,是不是跟你很像?”金的语气像是找到了宝物正在等待夸奖的小孩。然后他把拿着手机的手缩回去,点了些什么,又很惊讶的对格瑞喊:“原来芦荟花的花语是青春之源啊!芦荟跟芦荟花的花语还不一样呢,真是复杂啊!”

格瑞就一直看着金咋咋呼呼的样子,眼睛里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青春之源吗?很形象呢。格瑞突然觉得自己跟芦荟或许真的很像:本来是不受干扰的,却因为开花而变得不一样。

“再不写作业,你就没办法在过年秋姐回来之前写完了。”似乎是感觉自己感性过了头,格瑞打消了刚才的念头,决定把金带回知识的海洋。

“知道啦格瑞!”金放下手机跑回书桌前。作为格瑞的青春之源,可不能带给他不好的影响呢。这么想着,金投入了知识的海洋。

——————————————————————————————
谢谢你能看完(〃ω〃)
一般的芦荟花都是红色或者橙色,金黄色是我自己编的
虽然灵感来自于我家芦荟长花苞了,但我其实还没见过芦荟开花
但是科学一些的说法似乎是芦荟开花说明它老了。。。
我还真是个话痨啊居然碎碎念了这么多

【瑞金】奇迹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格瑞时常觉得金是个奇迹。

这个念头是从飞行器迫降在登格鲁星就开始了,穿越大气层时巨大的摩擦力使原本就能量不足的飞行器受损严重,与地面的剧烈碰撞更是使格瑞自身也受了不轻的伤。

昏迷前,格瑞一度以为自己将因飞行事故而像自己的母星、父母那样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在睁开眼看到那双天蓝的眼眸和耀眼的金发时,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奇迹。

不过后来的相处中格瑞发现那只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在强大的姐姐秋的庇护下单纯开朗、甚至有一点熊的男孩。

但不可否认的是,男孩的开朗乐观和不懈的“纠缠” 在感染、改变着他。

后来,作为姐姐的秋去参加凹凸大赛后,没再回来。

格瑞担心失去姐姐的男孩会变得沉默,他不希望那样。而实际男孩也没有变成那样,依然开朗单纯,但又明显的长大了。

“格瑞,幸好你还在。”金的眼睛直视着格瑞,紫罗兰色的眼睛中倒映出他自己的身影,“有时候我真觉得能遇到格瑞简直就是奇迹!”

天蓝色的眸子干净清澈,一头金发在太阳的照耀下仿佛会发光。

离格瑞十七岁还有三个月。

——————————————————————————————
第一次成品没想到是瑞金深夜六十分的命题作文。。。(>y<)
文笔果然这么惨(/ω\)